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加拿大移民 > 难民申请

加拿大大改难民制度 也会给华人带来不公平?

2010-04-01 01:31:08

加拿大难民申请与审批程序繁复冗长,存在着个案积压、真假混杂、漏洞百出等种种弊端,长期以来为人诟病。昨天(30日),联邦政府公民、移民及多元文化部部长康尼(Jason Kenney)在渥太华向国会正式提交了难民改革议案,加拿大接纳难民制度的一系列改革措施将由此展开。各方均对移民部这一改革大动作的实效充满期待。

新法中加快审批时间的政策得到各方支持,但是设立“安全原居地国家”名单却引起了很大争议。

耗资6亿元改革难民制度

康尼昨天在国会提出的难民制度改革法案,将耗资6亿加元,包括在未来5年内投入5亿4070万加元,以及每年额外8540万加元的运作费用。其中160万加元是用于处理目前积压的6万个难民申请个案。

八成四的加拿大人认为目前的加国难民制度亟须改革。图为今年1月18日,一批难民在王子港(Port-au-Prince)。

康尼表示,希望透过这次难民接纳制度的改革,加快审理申请案件,减少难民申请案件的积压,强化移民法律,堵塞难民申请中的漏洞,加快递解假难民。包括将等候难民聆讯的时间从目前的19个月缩至2个月,将目前遣返不合资格者的平均需时4.5年,减少至大约2年。

加国难民申请积压严重

目前估计有1,050万联合国指定的难民生活在世界各地难民营里,有安置这种难民政策的国家每年接收约10万人,加拿大每年接受其中的10,000至12,000人。在2008年,加拿大是继美国之后,世界第二大为难民提供庇护的国家。

然而,加拿大慷慨地吸收难民的体制繁复陈冗,耗时漫长,加上有“无良的(移民)顾问和辅导人指导人们虚报难民”,使得加拿大成为假难民申请人的主要目的地之一,造成目前加国难民申请个案积压严重。一项民调显示,84%的加拿大人认为目前的加国难民制度亟须改革。

聆讯等候期缩至60天

据康尼透露,目前申请难民聆讯需要等18至20个月,加上上诉,或需要4年半时间,才有结论。康尼说:“真正需要我们帮助的人,我不想拒之门外。可是,滥用难民制度的人令我们的体系留下不好的名声,阻塞我们的体系。”

“在新制度之下,等候期将从19个月缩短至60天。”康尼说。

据悉加国移民部2009年总共已累积了6万多件难民待审理案件。“在那些难民营,难民仍生活在危险中,有时要挨饿。”华裔国会议员、新民主党公民及移民评论员邹至蕙(Olivia Chow)说,尤其是小孩,等4年时间太长。

难民遣返花费不菲

康尼表示,每个难民申请将花费纳税人50,000元,上诉的话则会消耗更多经费。而据加拿大边境服务处(Canada Border Services Agency)数据显示,缺乏旅游证件非法滞留在加国而要被遣返的人士中,来自中国的人数最多,其中91%是因申请难民而被拒绝,而遣返费用也开销巨大。

一般来说,在无需加国人员护送的情况下,平均遣返费需1,500元,而在需要护送情况下,平均费用为1.5万元。对于某些特殊的遣返者,加国需要租用私人飞机、特别医护人员和警员护送,费用最高可达50万元。

增加吸纳难民人数与拨款

在新制度下,加拿大每年将额外接纳联合国界定的2500名难民,其中加拿大政府资助的难民计划将逐渐增加500个接收名额,而私人赞助的计划将增加2,000个接收名额。这样,加拿大每年从联合国难民营中接收的难民将达到1.45万人。

“数百万人逃离他们原住国的暴力及迫害,到别国寻找避难,我们愿意多做一些,在加拿大为他们提供保护。”肯尼说:“我们不能为每个人提供帮助,我们可以做的是对难民制度做一个平衡改革,使我们能为更多人提供保护。” 康尼说道。

加拿大政府还拟每年增加900万元难民安置拨款,即难民安置拨款将从现在的每年4500万元上涨至5400万元。这是超过10年内的第一次永久性拨款增加。

难民将按来源地分类

康尼提交的议案中提到,加拿大將把难民按照来源地分成两类:一类為来自危险国家的难民,另一类為来自安全国家的难民。来自危险原居地的申请人将会获得快速处理。

安全原居地指的是有人权及民主的国家。联邦移民部长将决定那些国家将被列入安全类别。

据报道,去年最大量的难民申请并非来自极权国家,而是欧洲的一个民主国家。大部分人搭乘飞机抵达加拿大要求庇护,因为那是最便捷的途径,他们后来撤销难民申请,许多人随后申领各省的福利金。

加拿大去年发现来自墨西哥及捷克的难民申请急剧增加后,在夏天实施新政策,要求这2个国家的公民必须获得签证才能入境加拿大。

移民部表示,希望通过这种分类,达到这次难民接纳制度改革最大的目的之一,即加快甄別並递解加拿大境內的、来自安全国家及地区的假难民。

增加第二次上诉机会

目前,难民申请人拥有多达8个上诉程序,康尼表示,新制度将取消这些上诉机制,改革后两个程序,即以移民聆讯开始,并以联邦法庭上诉终结。

议案还提出设立新的上诉程序,申请人首次被拒,有第二次机会,甚至有权补充新证据。目前,上诉初次裁决,个案往往移交法庭审理,上诉人不能提供新证据。

联邦职员进行初步评估

拟议的改革将启用训练过的联邦职员做申请初步评估,代替目前由一个难民局(Immigration and Refugee Board)官员听证的做法。保证难民资格审核保持独立性,不受政治干预。

目前,那些遣返前风险评估失败的申请人,在他们被正式遣返前,可以不受限制地重新申请做风险评估,也可以转而要求人道居留加国,或申请临时居留许可。新政策则对此设限,只允许在移民和难民局做出最后决定后,有权使用一年期的风险重评估、人道居留或临时居留。

一年内遣返不合资格者

难民制度改革的重要内容之一是及时遣返不合资格者。移民部相信,一个人滞留在加国的时间越长,将其遣返的工作就越困难。尽快对其去留做出裁定有助于减少其在被遣返前于加国所呆的时间,尽快地实施遣返亦可以降低费用和政策被滥用的机会。

新制度下,大多数难民申请遭拒者将自难民局最后决定发出后一年内被遣返。

设立协助自愿返回项目

协助自愿返回计划(Assisted Voluntary Returns pilot program)为那些遭拒的难民申请人提供教育和咨询的机会,让他们了解申请被拒后他们就必须离开加国。该项目还为第三方提供有限度的财务援助,条件是该第三方要使用这笔经费帮助难民申请被拒者返回其来源国。

改革方向获反对党认同

据报道,联邦自由党公民及移民批评议员贝维莱克夸(Maurizio Bevilacqua)表示,欢迎增加来自海外的难民数量,这是一个大家都同意需要修改的难民系统。不过,他指自己最为关心的是,相关改革措施是否真能减少个案积压,同时又做到公平公正。

联邦新民主党公民及移民批评议员邹至蕙表示,增加2,500名来自海外的难民数量是一个正确的方向,但需要有更多资源使难民能尽快来到加拿大。

有指改革举措欠缺公平

不过,康尼的议案也受到不少人士的反对,今天(31日)上午,几位移民律师、学者、服务机构及社区组织代表将在多伦多的移民暨难民局办公楼前举行记者会,陈述他们反对这一改革方案的意见。

移民律师布拉基亚(Raoul Boulakia)认为新系统没有给予难民申请人一个公正聆讯的机会。另一位移民律师龙格(Elizabeth Long)也觉得,8天时间的聆讯不可能公平,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找一个好的顾问以及作充足的准备。

平权会总干事黄煜文(Victor Wong)指出,这个改革方案将难民申请人的命运,由目前移民暨难民局转到公务员的手里,更加欠缺独立性。

旨在提高效率的新难民法

联邦移民部长康尼(Jason Kenney)表示,来到本国的难民申请人可以工作,并享受各种福利,这些优厚的条件令假申请案充斥现有的难民系统。同时,大量不良移民顾问也助长了假案的增多。有人公然在网上张贴广告,“指导”他人用游客的身份进入加拿大,然后用伪造的文件申请难民。

部长称,旧的系统已经崩坏、漏洞百出。他透露,在本国每年接受的三万个申请案中,不符合标准而被拒、申请人放弃、自行中止(即申请人“消失”)占了将近6成(58%)。本国难民系统的效率也因此而大受拖累,已积压了将近6万份申请案,且有大约3.8万难民申请者不知所踪,超过1.5万名不合格难民申请人仍然滞留在加拿大。

康尼表示,新提出的C11议案正是要建立一个“平衡的难民系统”,能够缩短审批时间、充分保护真正的难民,同时堵住漏洞、不让假申请人和不良移民顾问钻空子,以及给海外的难民申请人机会,杜绝难民申请中的“插队”现象。

据政府部门预计,实施这次改革将令联邦政府在5年内耗资5.4亿元(很大一部分是针对海外难民),而每年营运费为8,540万元。不过,改革将令政府节约很多费用:目前每宗被拒的难民申请都要花费政府5万元(主要是福利开支),而改革后可将数额减少至2.9万元。

争议的“安全国家”名单

C11议案大大改变了现有的难民申请制度,包括在移民和难民局(IRB)内增设“难民上诉处”(Refugee Appeal Division),以及部长亲自制定“安全原居地国家” (Safe Countries of Origin)名单。

如C11议案被国会通过,“安全原居地国家”名单将成为衡量每桩申请案重要性的准绳。不是来自名单上国家的申请人在被拒后,可以有两次上诉机会,一次在新增设的“难民上诉处”,还有一次在联邦法院。如果来源地在名单之内,则只有一次申诉机会,即直接进联邦法院。

康尼在接受本地华人媒体采访的时候透露,安全国家要有完全的民主机制及遵守国际人权公约,所以他相信中国不会被列入该名单之内。

同时,C11议案也限制了被拒申请人利用“遣返前风险评估”以及“人道移民申请” 留下的权利。据悉,只有被拒申请人在难民局的最终裁决的一年之内未被遣返,才可选择使用这些途径,而且上诉和选择申请“人道移民”只能有一个选择。

康尼表示,日后很多以往最终成功留加(如先后数名华裔单亲母亲)的例子,在改革后将较难成功,当局今后并不会鼓励这种滥用,如申请人的难民申请被拒及上诉失败后,当局将会进行遣返。

部长透露,新系统下难民的审批时间将从原来的19个月压缩到60天之内;而申诉失败后等待遣返的时间,也将从现在平均4至5年压缩到一年以内。

同时,政府还制订立新的自愿离境资助计划,提供单程机票和2,000元津贴予申请的来源地,但不会有任何金钱直接交到不合资格的难民申请人手上。计划初期将只是在大多伦多地区推行,对象只限墨西哥、加勒比海和中南美洲等国家,2013财政年度起,全面开放予所有国家不合资格的难民申请人。至于申请被拒又不愿离境的人,一旦被遣返就终生不得入境。

C11议案也增加了对海外难民申请人的援助力度。它要求政府将安置难民的支出从4,500万增加到5,400万,这是10多年内的第一次永久性拨款增加。同时,它要求政府在5年内加强海外难民安置费用9,070万,外加2,100万日常拨款。

据悉,目前估计有1,050万联合国指定的难民生活在世界各地难民营里,有安置这种难民政策的国家每年接收约10万人,加拿大每年接受其中的10,000至12,000人。在2008年,加拿大是继美国之后,世界第2大为难民提供庇护的国家。

外界普遍欢迎政府增加对海外难民的重视,但有评论人士也警告,政府似乎偏袒来自海外难民营的难民申请人,对到达加国国境才申请庇护的人士似有偏见。

C11案是否会带来不公平?

联邦新民党(NDP)移民政策发言人兼国会议员邹至蕙指出,加快审批程序是好事,但要确保新法下面人人平等。她担心,议案中“安全原居地国家”明年可能会造成安全国家及非安全国家的难民申请人有不同的待遇。邹至蕙表示,即便在“安全的国家”里面,也有特殊情况。新法“一刀切”可能会令个别有着特殊情况(如遭受家庭暴力和被迫害的同性恋人士)的申请案被拒。

新法抬高了难民申请和申诉的门槛,也将很多确实需要帮助的人拒之门外。

2006年,大陆新移民钟道昌于2006年1月16日在约克区新市遭遇车祸身亡。这件事情引起了巨大反响并被广泛报道,华人社区也踊跃捐款。其后,钟道昌的妻子张敏和当时只有13岁的女儿钟意从山东老家来到多伦多办理后事,事后张敏在本地社区人士的帮助下,一直留在多伦多并申请难民身份。

据本地华人媒体报道,最近张敏接难民申请被拒的通知。如果议案被通过,则被拒的难民都会在1年之内被遣返。这个消息对于张敏和女儿来说无异是晴天霹雳,她们刚刚适应加拿大的生活,就要被迫离开。

据悉,当年40岁钟道昌来自山东,原是山东农业大学的副教授,也是全家的经济支柱。05年移民从山东泰安加拿大后,具有博士学位的钟道昌来加后一直打体力工,后来才在新市的 Solectron Global Service电子公司找到一份技术工作。2006年1月16日,他像平时一样骑自行车上班,在横穿马路时为后方疾驰而来的小车撞死。警方调查后认为交通意外的责任在钟道昌,所以未对司机提出任何指控。

一些社区人士已经向移民部提出请求,并帮助张敏聘请最好的移民难民律师,争取她们母女能留在加国继续生活。

相关文章
相关推荐
用户名: 验证码:  
  • 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言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提醒:不要进行人身攻击。谢谢配合。
[Ctrl+Enter]
  点击:

Copyright © 2002- Yorkbb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约克论坛 版权所有

广告热线:416-628-9108   416-915-5056    广告邮件:[email protected]  网站管理:[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