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最具影响力的中文网络媒体!  客户端下载WAP版繁體中文网站导航广告服务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加拿大移民 > 移民感受

华裔同胞亲述:我在加拿大免费学英语的那些事儿…

2018-06-04 04:28:02  来源网站:约克论坛专稿

(约克论坛专稿)移民多伦多两年了。甫一到达就面临语言沟通问题,除年轻时积累的一些哑巴英语词汇尚能应付一般阅读外,基本上是茶壶装汤圆——有口倒不出。提高语言能力因而列入了紧迫任务清单。

到学校去!

到教室去!

到说英语的人群中去!

由于90高龄的老母尚生猛地住在家乡,也因为我还恋栈国内那点散碎银子,所以便像候鸟一样飞来飞去,尽孝、挣钱、移民三不误, 同时也为航空公司做贡献。七折八扣,潜心学英语的时间便所剩不多了,每次用结巴英语向老师请假是最痛苦但又最开心的那一刻。其结果,真正待在教室做学童的时间年不过半,原来的classmate们早已升级为我的学兄学姐,我还在不断和新同学称兄道弟。

大多地区共有8处Welcome Center提供移民英语教学,身后金主和管理者是移民局相关机构,另有散布于城镇的教会和学校英语班,由教育局和教会出资,新移民经英语能力评估后便可注册并联系就近学校免费入读,男女老少咸宜,国籍肤色不分。英语教材包括LINC和ESL两大系列,前者是加拿大为帮助移民、难民融入当地生活而设计的语言培训,后者则是英语作为母语以外第二语言的学习课程。笔者认为前者更适用于new-comer。

两年来零敲碎打地混迹在不同学校,对两种课程都有体会。在Welcome Center上课时,LINC 班上放假,会惹来ESL同学艳羡的目光,ESL使用语言实验室的机会似乎也少于LINC,有小妈生养的感觉。是否LINC的金主比ESL老板更加牛逼,笔者不敢妄言。

教师T是位中年男子,牛津大学语言专业毕业,在著名的牛津出版社干过,移民加拿大几十年,退休后在Welcome Center“发挥余热”。T出生香港,打小随母亲迁到新加坡,在英国度过学生时期,后移民加拿大几十年,听我们谈到故乡,T说不知道故乡为何?华人同学聚集一起聊汉语时,他在一旁发出“智者”的黠笑,但绝不吐一个汉字,不知中国学生间那些小秘密是否全被他听去。

他的课很受欢迎,听他侃加拿大,侃他的家庭和朋友,侃他的跨国经历,练耳朵之余,也获得了很多实用的移民知识,包括如何买二手车,如何逛超市。你切莫以为这位自称家里“小土豆”的T老师随意糊弄学生,他那看似天马行空的“侃课”非常严谨,都在预定大纲和教材范围之内,而且他会在上课前就准备好班上所有学生名字的小纸团,放入黑板旁的玻璃箱,课中随机摸索一个,让被抽中的学生回答问题,保证机会均等。

老太太Y是另一种类型的教师,自尊,较真,一根筋,备课中规中矩,讲课按部就班。Y特别强调vocabulary的重要性,与T不同之处是,每天早上的阅读课,她会安排同学上课时顺道带回一叠当天的免费地方小报,从中找出适合阅读的有趣新闻,并学习相关词汇。T习惯大家做作业时擦黑板,Y则把全班同学名字张榜于墙,按顺序轮流上台擦抹,利益均沾。

教会学校的M老师来自俄罗斯,同样认真负责,十分敬业。教会英语班规模小,学生流动大,M还得操心学生人数不能低于底线,否则会被撤销班级进而影响她的饭碗,于是,在她的班上,会出现不同级别学生同堂受教的情况,犹如国内边远山区学校的1-6年级儿童混班。

和普通学校不一样,移民校学生都是成年人,投靠子女的退休老头老太有增多趋势。这可以理解,年轻人大多技术移民,专业技能以外普遍已具备一定的语言能力。来自国内的华人学生始终占大头,五湖四海,南腔北调都有,大家皆以英文名相称,出国前都有各自精彩人生,但此时再吹牛皮就有好汉妄言当年勇之嫌了,所以大多低调收敛。

同学F,喜欢打猎,向政府申请了狩猎执照,隔三差五地邀约朋友去几百上千公里外的魁北克原始森林寻找山猪棕熊之类野物,享受潜伏、追踪、射击和茹毛饮血的快感,并在微信群里大秀血腥,在我这懒人看来是花钱找罪受。

同学H,移民多年的香港阔太,反复进出英语学校不知几何,早已是学校里的油子,目的不完全为学语言,更多地是认识朋友,打发加拿大好山好水好寂寞的时光。

除中国人外,班上伊朗、伊拉克、阿富汗、叙利亚、古巴、委内瑞拉、哥伦比亚同学也日渐增加。与同胞相比,他们更强势,更抱团,更具主动性,但学习更认真。

伊朗同学哈桑曾经因为老师给了坐他后排的我更多发言机会愤而抗议;

退休前曾是飞机修理工程师的老哈桑,和我聊起伊朗革命,甚是怀念巴列维时期的物价和生活,念念不忘全家仅花1000美元到欧洲玩了一大圈;

哥伦比亚的M女士则开郎豪爽,这位前税务局公务员吃穿不愁,上课时一口西班牙口音强烈的英语老抢教师风头,还喜欢左顾右盼到处喊“哈罗”,拥抱贴脸搞得同学手足无措;

来自全世界被打得最烂的叙利亚阿勒颇的穆罕默德二(有别于我班另一位伊拉克的穆罕默德一),两个兄弟死于战火,全家人好容易逃出来,得到加拿大政府允许移民多伦多,课堂上总是心不在焉,不断进出接听电话。也难怪,在完全陌生的环境,一家老小吃喝拉撒都得他操心,而他还得学习怎样张口表达沟通。进入加拿大时,政府给他一家4口每人一件“加拿大鹅”羽绒服,惹来班上同学一片羡慕的眼光,那可是加拿大著名品牌呀!

一个学期结束,有人要外出旅游,享受加拿大的美好自然;

有人考进了本地正规语言学院,哪怕自掏学费;

有人找到工作,要干活儿养家;

当然,也有像我这样的闲散退休老儿,要回国尽孝。

散伙前华人学生集体到中餐馆嗨和一顿。

也有不分种族国籍,全班齐集教室,各人献出亲手制作的菜肴,师生同乐,共享中西美食,当然都是AA制。

最后,班上会有几位“学霸”荣升级别更高的下一期高一班,会认识更多的新同学诸如F先生、H女士以及哈桑、穆罕默德们。

多伦多的移民学校完美地体现了加拿大基本国策——Multi-culture!Oh Canada!Our home and native land!

2018年5月27日,多伦多

作者:马克

本文内容为约克论坛专稿,未经约克论坛官方授权,任何个人或组织不得抄袭、转载本文内容。作品版权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Canadian Copyright Act等法律法规保护。

  点击:

Copyright © 2002- Yorkbb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约克论坛 版权所有

广告热线:416-628-9108   416-915-5056    广告邮件:[email protected]  网站管理:[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