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加拿大移民 > 投资移民

富人移民热潮再起 移民,中国“人财两失”

2011-04-29 03:03:10  来源网站:凤凰生活

近年来,总是突然的听到某某明星移民,开始的时候网上一片哗然,但是渐渐的,民众也就见怪不怪了。最近甚至连姚明夫妇也选择在美国诞下千金,虽然这是他的自由,但这种种现象,让人不得不反思这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

富人移民,中国人财两失

根据4月初发布的《2010胡润财富报告》估算,中国目前有5.5万名亿万富豪。没有可信的数据显示这些富豪已经有多少移民海外。但是,继北京因私出入境中介机构协会的数据显示,2009年中国再次掀起投资移民海外的热潮,当年到美国投资移民的EB-5类签证的中国申报人数已经翻了一番,从2008年的500人上升到超过1000人。有了这种签证,申请人通过向特定困难行业或地区投资50万美元,可以换得在美国的永久居留权。

从这个签证的性质来看,这类移民非富即贵,至少也已经超出绝大多数普通民众。那到底是什么原因致使他们纷纷移民?据富人们自己的说法,有为了子女教育,有投资环境不好,有税费太高,还有就是缺少安全感。那么这些原因是否真的能成立呢?只怕未必,但是无论如何,有一件事情是能够确定的,那就是中国的人才与财富在以这种方式流失着。

中国以前也出现过移民潮,与当时的知识分子移民不同,这一次的移民潮主角多为富人或者明星。在这个非富即贵移民的背后,带走的是巨大的财富。而这群人大多数依然是以中国为赚钱捞金的大本营。这样一来一去,对于国家的损失则是成倍增加。而这些人的“外逃”,也增加了中国精英的流失。面对富人移民,中国可谓是“人、财”两失。

夹缝中的富人

事实上,自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富人遍地开花,但是中国社会显然没有足够的准备去应付那么多的富人。可以说目前在中国,并没有一个适合富人的社会机制。我们用二三十年在经济上赶上了不少发达国家,但是我们并没有解决发达国家用两百年解决的社会问题。随着社会的发展,富人是肯定会出现的。那么如何处置富人,以及让富人如何自处,显然是必须被考虑的问题。

内地富人海外移民的主因,排在第一二位的分别是子女教育和寻找安全感。我们不难看出这是一个富人所能给出的标准答案。关于子女教育其实毋庸多说,中国教育体制的不足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但是因为子女教育而举家移民,却是显得有点过犹不及了。更何况中国政府并没有阻止中国学子海外求学。

而至于安全感,这的确是存在的。中国富人是在夹缝中生存的尴尬群体,他们并没有属于自己的社会地位。没错,是社会地位。社会地位并不是简单的形成一个奢华的圈子,而是得到社会上其他群体所认同。中国的富人,很显然就是处在了这个尴尬之中。二十年的时间,贫富的差距拉开,让所有人都猝不及防。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是对的,以先富带动后富,整个社会走向共同富裕更是没错。但是谁又照顾到了先富起来的那些人的心情了呢?有远见的人给我们指出了这条路,但这条路怎么走我们还是必须谨慎对待。

明星移民之痛

相对于富人的投资移民,明星移民显然要更引人注目。尽管明星一再声明自己永远是中国人,许多民众还是毫不犹豫的对之产生憎恶感。这让很多明星很受伤,更让很多影迷很受伤。事实上明星如果要移民,就不得不考虑观众的心情。明星大多也是富人,可是他们的工作性质与经商还是大相庭径的,他们受到更多的来自于民间看法的影响。

如果一个明星是国内的,那么观众不由得也会产生一种民族认同感。就像足球一样,大多数俱乐部球迷在自己支持的球队赢球之后都会说“我们赢了”,而不是“我支持的球队赢了”。明星也是一样,他们无疑是大众的宠儿,受尽大众疼爱。大众会认同明星是我们之中很出色的一份子,并因此感到自豪,尤其是体育明星。但是当这种认同感被无情的剥夺之后,取而代之的便只能是一种让人愤懑的挫败感。

这种现象在演艺圈更是屡见不鲜,从李连杰到巩俐,从斯琴高娃到陈凯歌,他们无一不受到许多民众的指责。在这个受关注度更高的群体里面,明星承受着更大的舆论风险。前不久网上流行着这么一个段子,一位网友指责梁静茹在菲律宾结婚太不爱国,接着一大群网友跟帖表明自己的“愤怒”。说梁静茹你为什么结个婚还去菲律宾,难道中国就没有好地方吗。在长长的跟帖之后,终于有了一个明白人说:“梁静茹好像是马来西亚人……”,然后这个帖子就沉了下去……

当然这个段子是真是假我们不得而知,可是有心人却会心生感慨。是的,我们身边不缺乏类似这种指责。当你小学的时候当优等生或者差生的时候,当你跟朋友吃饭发现对面坐着你的顶头上司的时候,当你走在路上看见有人开奔驰宝马的时候,一种“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情结就油然而生了。这种情结当然是毫无根据的,但却是一种本能的反应。关于“非我族类”群体的指责更是缺乏理智,但这种指责却最是容易煽动人心。

移民并不是禁忌

偏见是一种态度,我们的生活中充满了态度,以至于我们也分不清楚哪一个态度就是偏见。就如富人出国这件事情,舆论普遍认为这是一种不负责任、见异思迁、浪费国家资源的事情。网民的看法则更加的极化,有忿忿不平的,有表示宽容理解的,也有所谓出来打酱油的。那么我们到底应该保持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呢?

如果一个富人移民,那么他就势必附上不负责任、见异思迁、浪费国家资源的标签了么?事实上有许多已经移居海外的华人对中国社会所作的贡献绝不亚于内地人。但是到底是什么造成了富人或者明星出国被炒作甚至于被指责呢?我们总是热衷于将人们的行为归结为他们自身的内在倾向,以至于不大会去理会他们所受到的重要的外在情境的力量。富人及明星们的社会地位以及手中的资源是非常醒目而且引人注目的,但是他们身边的环境因素却并不是那么显而易见。

在这里并不是要替富人或者明星“平反”,而是要弄清楚一个事情。由于社会地位的不同,偏见就很容易滋生。而正如威廉?黑滋利特在《论偏见》里说的那样,“偏见一旦为自己找到理由,它就会从容不迫”。移民不是禁忌,但是加诸于移民者身上的很多事情却值得让人反思。其实很多问题并不是出在移民者身上,在更多的时候,我们需要独立的思考,而不是妥协于心中的泄愤欲望。

要留钱,先留心

孔子曾说过“道不行,乘桴浮于海”。这意思就是说如果这里实现不了我的道,那我就乘船远走,去其他地方施行我的道。孔子其实也明白世事的局限,所以他不强求。反观今日,如果一个人想去另一个地方实现自己的理想,作为旁人却指责这个人没有大无畏精神,是否显得太苛刻了?

没错,在这之中肯定有问题存在。但是指责与反思不应该仅仅局限于移民者本身。这样是治标不治本的。富人的流失当然造成了精英和财富的双重流失,而且也意味着这个国家道德资源的削弱。也有舆论指出,“目前富人移民海外,我们应该反思。要留钱,先留人;要留人,先留心。”中国经济腾飞三十余年,已经做到了非常不错的成绩,但是也积累下来许多问题。中国社会是否准备好了富人的位置呢?对安全感的渴望是人的本能,社会给予相应的保障与安全感绝不等同于开小灶,让所有人安居乐业才是一个健康的社会所应该做的。

任天进:未来二十年,中国才是世界经济中心

富人移民的原因有很多,并不是每个富人都是因为寻找安全感而仓忙移民。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有一大批人才移居海外,任天进便是其中一个。在这十几年中,他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也在自己的努力之下将梦想一步步实现。可以感觉得到,在他看来移民并不应该成为最终的目的。而在他心中,中国才是未来世界经济的心脏。

熊捷:作为一个移民海外的华人,你是基于什么样的考虑而移居海外呢?

任天进:90年代初的时候社会状况跟现在不一样。我当时更多的是考虑国外的机会和可能性,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可以说是给自身一个更大的发展空间。

熊捷:移民美国以后,作为一个从中国大陆而来的新移民,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融入当地的社交圈子有没有什么阻碍?

任天进:其实美国人不会管你来自哪里,但是毕竟不是在同一个文化背景下长大的人,各方面的观念以及习惯还是会有所不同。美国人不会歧视你,如果你有相应的经验以及教育背景,交流也不会很困难,但骨子里他们还是会给你贴上一个“中国人”的标签,即使你已经是一位美国公民。

熊捷:在国外,你的生活有没有获得你预期的转变?

任天进:当年我来美国创业,现在我也正在做着。在生意上我也得到了预期的转变。作为世界经济的领头羊,美国在商业方面的环境是国内不能比的。比如我在国内想出国谈生意,我还得等几十天拿一个签证。而有了美国护照,我可以随时跟世界各地的生意伙伴当面洽谈,也可以随时出席重要的商业活动,这一点在经济全球化的现在显得尤为重要。

熊捷:近年来中国再次掀起一股移民热潮,你的朋友之中是否也有新的移民者?他们是选择完全定居海外的居多还是继续在国内发展的居多?

任天进:我也有一些这样情况的朋友,真正移民之后完全留在国外的很少。他们大多还是在国内发展,或者往返于两国之间,只有一小部分人长期留在了国外。

熊捷:对于你所知道的移民者,是什么因素吸引他们移民的?你对此有何看法?

任天进:据我所了解,冲着国外教育而来的居多,当然也有想通过教育而获得国外居民身份的。而我所认识的人中间,有很多则是因为生意上的原因而移民。但是我个人对于那些来海外求学的人比较忧虑,如今有很多富二代来国外求学,但是他们能否真正学有所成则很难说。或许他们可以拿到外国户籍,但是他们能否真正有所作为或者接手父辈的经营,我个人并不看好。

熊捷:有舆论认为“富人移民所用的理由大多为子女教育或者寻找安全感,而这些理由都是伪理由。他们真正所畏惧的是‘被均贫富’,而作为依靠国家富起来的人,应该更多的回馈社会,而移民这样的想法是不负责任的”。在你看来,富人应该负起这种责任么?你怎么看待移民的?

任天进:其实人各有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回馈社会是理所应当的,但是据我所知,这种为了逃避社会责任的人还是占极少数。中国近年政策十分稳定,富人移民的原因多为生意上的考虑。他们并没有考虑那么多的社会层面问题,只是觉得应争取更多的机会。同时也是为自己争取多一种身份,以备不时之需。而且还有一些人已经开始回签,不会很多,但是已经有这种情况。

熊捷:如果让您给想移民或者准备移民的人一点忠告或者建议,你想说些什么?

任天进:在国外,教育等方面的建设的确领先于国内不少,资源也更为丰富。如果是冲着深造或者积累更多的经验而来到国外,那么这是一件好事,值得提倡。但是我认为,未来二十年的经济中心将会是在中国而不是其他地方。如果要寻得更多机会,没有什么地方会比中国更好。

人物

任天进,瑞科(中国)有限公司总裁,加拿大多伦多大学 EMBA ,目前正在攻读法国哥若贝尔大学工商管理博士。90年代初移居美国,创立Rimwalker Pacific公司,工作以外,他酷爱音乐、西方油画、中国书法,同时也是超级跑车的爱好者。

孙海峰博士,任教于深圳大学传播学院、传媒与文化发展研究中心,副教授,研究生导师。个人研究方向是美学与媒介哲学以及新媒体与网络传播。与此同时孙博士也是一位资深网民,长年混迹在各大论坛以及博客,坚持表达自己的意见。

孙海峰:誓将去汝,适彼乐土

孙海峰博士是一名充满激情的学者。与大多数学者的沉稳内敛不同,他向来毫不掩饰心中的喜好与憎恶。而谈论到富人移民的事情的时候,孙海峰显得相当尖锐,他毫不讳言的指出了富人目前的恐惧与焦虑,也侃侃而谈对当前问题的看法。作为一名学者,他并不忌讳自己的情绪,他认为理直自然气壮。

熊捷:最近中国再次掀起移民潮,从签证的类型来看,跟从前的技术移民潮不同,移民者从商人到明星,多为非富即贵者。对此,您怎么看呢?

孙海峰:技术移民流失的是人才。投资移民流失的是财富。相对而言,后者的直接损失大。

熊捷:移民者移居海外的重要因素之一是教育,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您认为国外的教育的优势在哪里?我们还有哪方面需改进的?

孙海峰:国外尤其是欧美的教育比较开放和多元,一般对学生的思想培养没有太多的限制,有利于培养独立思考的学术人格。1978年,科技大学少年班有一个叫宁铂的小孩, 全国都在报道他。这孩子喜欢天文学,当年科大为了留住他,想尽办法让他留下来学物理。可是这孩子不喜欢物理,最后无奈去研究星相学,现在,他出家了。

熊捷:有人说富人是依靠政策和人民致富的,现在一走了之,这种行径十分不负责任。而许多富人也担心被“均贫富”而远走他乡。您认为这种担心是否是在逃避责任?富人应该负起这种责任么?

孙海峰:富人确实应该担负更多的责任。但身在国外也同样可以为民族做贡献,如果愿意的话。许多明星还有富人虽已移居海外,但还是在不断的为中国做贡献。像李连杰创办壹基金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熊捷:在富人移居海外的原因里面,还有一项就是为了寻找“安全感”。显然,在目前让富人们感觉到不安的因素太多。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孙海峰:富人在国内缺乏安全感,这是事实。一些大富大贵者,在财富积累阶段走了太多的捷径,害怕被清算;而小富者,基本没有什么独立话语权,维持自有财富在他们看来颇有风险。在中国,富人是充满焦虑的。

熊捷:可以让您在此对移民者尤其是移民的富人给出一点忠告或者建议么?

孙海峰:其实,我脑子里首先想到的是诗经里的一句话:誓将去汝,适彼乐土。对这些人似乎也没什么可说的,他们的行动已经表明了不需要别人说什么。

用户名: 验证码:  
  • 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言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提醒:不要进行人身攻击。谢谢配合。
[Ctrl+Enter]
  点击:

Copyright © 2002- Yorkbb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约克论坛 版权所有

广告热线:416-628-9108   416-915-5056    广告邮件:[email protected]  网站管理:[email protected]